注水仙境

等我们的时辰来到,我们就会温顺地死掉。
Weibo:废话集中营@傲慢烟囱
思想仓库@花狐露娜

《死亡,叛变艺术以及爱》


CP/福华

#终于交卷##让什么盲狙高考语文作文滚蛋吧#

#只是犯了一次短小不精悍的臆想症#

篇幅有限伸展不开拳脚,不过推理题材,我也无拳脚可伸展。

造作一场。

 

>>>

 

我怀疑世界经营了一场普适的骗局,所有活物都遗忘了抵达自己的能力,为求自救万不得已将深喉秘辛诉诸神明,历史即万物的落难史。

我们饱经跌堕,直至混沌重归混沌——

 

他置身事外。

 

 

01

 

作为本世纪享有最高谋杀价值的咨询侦探Sherlock Holmes的室友,冲动曾无数次勾引John去杀死他,以替凡...

董冬咚咚咚锵~

拾掇两首诗和一些像诗的东西


《四月是你的谎言》

好多年后你忘记听信四月,诉说四月

如何欠他一首诗体内,全部兵荒马乱的修辞。

很多年前的人们,都曾在他的眼神里

走完不知悔改的一生,以及相爱的一九二八。

在痛哭过的群山之上,在来不及成熟的季节,

深深播种那些于心有愧的

青涩的影子。

而我愿意相信

他全部古老的天真,愿意成为

最后一句口吻荒谬的试探。

当春天脱下寂静的身份,当所有年轻的参照物

都意乱情迷。我仍旧看见那句,

那句因为他,险些与你失之交臂的谎言:

“斜阳别让我分心好吗。”

《错》

我失散的江水正从你齿间过,替我抚摸

你苍老的九十年代末。

当你无法完整地将我叙述,在

每一次不...

2016/2017

2016/11/26·碎言

1个不负责任的不吐不快。

读陈年和王麦的小说已五味杂陈,刚去看完淡豹老师曾经关于出轨问题的文章,即刻又瞥见微博热搜栏里小三劝退机构的关键句,瞅了一眼之后不得不感慨人类应对问题时首先选用的方式永远简单粗暴――并非解决,而是掩盖。

而我信那一句“浅薄的心灵必粗暴”。

婚内出轨这件事的复杂性与多面性,近来一直在琢磨。

道德作为社会意识形态之一,是我们共同生活的行为准则。而只涉及个人、家庭等私人关系的道德则是我们的私德。

而道德相对主义者认为“道德和文化有密切关系:虽然人类的道德在某些方面有共通性,但是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社会,往往有一些不同的道德观念;不同的文化中,所重视的道德元素及其优先...

关于Tony Stark

托尼这个人太过擅长自我折磨。

与芸芸众生献诗篇,不与自己取一字。

创世劈元无可挡,一碰爱却不过战兢胆小鬼,他人泣血数疤,他偏就新伤作下酒菜。

不被允许捅破的皮囊,盛装毕生逍遥与发炎的心,只留足够栽植一支玫瑰的土壤容纳旁人滚烫的泪。

与其人毁宁自毁,时刻自备绞绳,九天之上,也取自缢为善终。

///

又回味了一下Iron man的来路,带血的风光。险些自行捏爆肺腑,泪水漫金山。

复仇者各有百般故事,Tony是对己最凶狠的一个。自负,刻薄,牙尖嘴利,自我毁灭性倾向,面对外界时刻保持防御姿态,游戏人间,满不在乎。因渴望爱而不信任爱,因不信任爱而难得爱,因难得爱而渴望爱。性格荆棘丛生,其锋...

【异形对白 · 一】


删微博时再次看到,实在是随心所欲的产物。但觉得,我果然跟神经质更亲近,始终想看到一些异样的,超群的,与俗尘格格不入的内容,并非仅以死亡为半径的,出界的内容。

总是情不自禁,想凭一己痛痒,调教这个世界。

>>>

“诶,那问题你想过没有?”

“什么问题?”

“就是今天录制的时候她错问的那句话,想没想过去死?”

“……暂时没有。不过我想以后会有吧。”

“嗯……比如?”

“比如,任何一件人头攒动的事,战争啊,瘟疫啊,恐怖袭击啊,唇枪舌剑啊之类的。太多了,一个人的人生容量能有多少个G?要装下这么多非常,还有一大堆无处不在的庸常,怎么可能没有跑气的时候?你不觉得,比起...

《灵魂相认》下篇

老毛病又犯了。

常情斑点:

Soulmate



上篇戳我



BGM:灵魂相认


——



再多半生余韵


几番波折错误里抖震


爱到信念被年月囚禁


碰到你时便灵肉重生①



-捌-



王俊凯十七岁生日时,王源送的礼物是他的第二首原创曲《万有引力》。 


线上线下万众瞩目,毫无悬念地接受了成千上万的生日祝福,吹了蜡烛,切了蛋糕,戴了皇冠,等到万般热烈散尽,则...

《灵魂相认》上篇

终于解放了。

常情斑点:

Soulmate



BGM:灵魂相认


被这首歌的歌词震撼,致敬这世间最顽劣的深情



无敌造作,但我懒得再伺候这篇了,就这样吧



——



知否此刻一对灵魂终相认了


寻觅百年来和你相印①



-壹-



王俊凯和王源,也曾在对方的生命里做过虚词。不至于被省略,但也没什么确凿而一的意义。


回忆里第一次“正面交锋”,世界已是一个平凡的冬日傍晚所能想象出...

五月,我们在彼此的陈腔滥调里饱受风寒,比一场花期更痒更般配。

《轻身泊岸》


毫无润色的一篇。

为了快点写完好准备论文,有点赶,懒笔了许多。

两万七,对总是拖沓的自己,很嫌弃。

常情斑点:


不要轻易抱有任何期待


离向往的“挥笔如斧”又远了一点,叹气



——



他看到王俊凯站在那里



张开双臂,温柔地等待



不动声色地,为他打开了世界的天窗



01



王源在清晨醒来,朦朦胧胧坐起身,还没清醒,就感觉到鼻腔里的异动,下意识倾身已来不及,血渍当即...

愿我到死未悔改,也愿你无敌

又到爱的朝拜日,全世界的爱人都可以名正言顺走上神坛,接受天地万物顶礼膜拜。

肆意撒野,捉隐姓埋名的虔诚,吞热辣的情话,缠绵悱恻,赤裸淫荡,恪守规则,杀死无情。

大抵是人类应用最自如的基本范式,爱起来都风情万种,就算乱七八糟也要衔住一口粗暴猛烈的惊心动魄。

在世俗里躺成诗人不再愿意光临的,床单上起皱的月亮,或者飞过千山万水,飞过没有欲望的海,去到那始终缄默如一,却几个世纪都不曾阖眼的柏拉图。


吾爱与毒害连理共韵,天不尝公允,一不小心就落得结局非难,戕杀无辜。自由身却又满腔非分,要换来遮天盖地的浓眉恩爱,流浪过一世无根的迷途。从此肉身凡胎,渴尘万斛,要那不知有没有果的因...

《独白诗似我》


以后凯源文都发在这个号上。
这篇三万,有点长。

常情斑点:


写的时候有点难过。


就这样吧。



送给平行世界里的KR。



——



你是立秋过后的一个词汇,充满反复的修辞。


像是为了养活生活的勇气,必须白日做梦。


我们在对谈中缺氧,假想于没有方向的光。①



>>>



-00-



那是...



“东风吹水日衔山。”


可谓好意象,山水已成我的永久关键词。


二〇一六年二月,听走马,仿风流。


――


明天开电脑,重操旧业。


有两个cp想写,瓶邪自然在这边放,凯源放新开的专用号上,至于能写(而且写完)其中哪一个,看造化了……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死忠粉重温琅琊榜,仅凭配乐就足够水漫金山,哭到登天。


一怒之下恨不能揭竿而起,最后只得靠想念苏哥哥平心静气。


不过,胡歌的长相出奇的讲究,穷到用考试笔的我当真驾驭无能啊,叹气。



昨天还在想为何没有人分享到LOF上来,今天就看到了作者本人。


对该视频彻底中毒,精彩到让从不喜欢转发的我破例,满分视觉的陶醉,错过即是缺憾。


着实是攥紧心肺,教人动容的美。催人泪下的时节,天地都在背后倾囊相助,誓要休戚与共。


说来也没什么大彻大悟,不过千秋一册,帝王孤苦,所爱非命罢了。


缠夜鹿:

【王凯/靖王萧景琰中心】萧梁四季

做想做的,做能做的,毕竟好时节

剪辑软件:Final Cut Pro X(Mac OS only)

调色插件:Magic Bullet Looks(for Davinci Resolve/Adobe PR PS AE/Avid...



To:Roy


那天的风是烈驹。我要等日月星辰都坠落,等夏虫语冰御驾亲征,等一场不佩狼子野心的喧哗。

我曾目睹声名狼藉的人类,鲸吞阳春白雪的剧毒,嗅闻岌岌可危的虹吸,不懂天地间的受宠若惊,正如刍狗万物,听之认之,奢侈得瘦骨嶙峋。

千杯不醉,铜墙铁壁。一朝漠然手刃倍数亲疏。


我不隐瞒,后来我等到了一片森林。


风蹄扫过红尘乱世,他奏鸣了流金夜曲。

有惊雷裹陨石泪如雨下,有炎凉堆泥淖掣肘功成,有忧伐束折翼寸步难行。

而他四象无极,当有情水手长风破浪,作凌云将士信马由缰。


于是我想就这样吧,谁不是千里独行...



我不知道秋霜和寒雨讲什么情分,稀释了一天一地的面目模糊,仍旧意犹未尽。这时节入戏得过分,让人一时分不清南北或西东。


这张图,这一幕,险些囊括了我对人生的全部注解。无话可说,在今日,眼泪是毁天灭地的。


人与人之间,太难过了,难过得隆重又单薄,尘缘的密谋并无法拉动什么弓弦,千秋的腹腔都是不该轻易剖开的吧。


人生就是去日苦多,大悲恸。


领了这杯瓜葛,负了相思已成疾。从今往后,天下之转圜,与君并无关。

《膏肓》——评 潇以默《渴》

《膏肓》


——评 潇以默《渴》


“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简媜《四月裂帛》


不疯魔不成活。

三年前擅自滚过的阳,烫下的疤痕美而深。畏渴的人四分五裂,瘾渴的人尚且大梦初醒。

正式算来,这回是第二次(或者干脆可称第一次)逐字逐句研读《渴》的形容筋骨,心怀百般谨慎,企图能够立于平行之位将其抽丝剥茧,形象生动地与之一同横冲直撞,撞出干涸撞出裂纹撞出鲜血淋漓,好叫这大胆咀嚼评头论足鸣响得漂亮,最起码不至于狼狈地与默契失之交臂。

初次邂逅时稚嫩无比的自己,大概没资格谈理解。只是被震撼不由分说地揭穿,原来《渴》...

《天若有情天亦老》——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天若有情天亦老》


——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笔/月慕


怀揣一百分期待匆匆赶去影院观看,而后开篇大圣被缚即刻鼻酸泪下,说来想必有酝酿已久的情怀作祟,才令自己连这铿锵一启也无力招架,然而无法轻言形容这部作品真正放置眼前的一刹自心底激发的震撼与澎湃,之前看过太多因它而起的赞与叹,追与捧,不禁会对它真正的模样有着千百般的幻想,而当现实直白照入,得到的竟是比幻想更要精彩几分的绝色。这是它,是齐天大圣,是影片中的所有人物苍生所独具的魅力,在视觉盛宴的应接不暇之中,叫人又哭又笑。

不想去装模作样地谈论技巧与水平,作为被感动被震撼被绑上念念不忘的观众...

<瓶邪段子·集>08

说起张起灵这个人啊,迄今为止最让我心动的时刻有二,一是当年玉矿洞里拼死护我后他气游若丝道那一句“还好,我没有害死你”,二则是相守多年,鬓染霜白,当我又一次战胜病痛自昏迷中苏醒,他伸来的手难掩轻颤,满脸憔悴却劫后余生般微笑,开口一如当年:“还好,你没有离开我。”


一转多年约定逾期,却不见重逢。吴邪与人谈及时神色并不明了,只是摩挲胳臂伤疤的手像叹息般缓慢:“我觉得这样也挺好,迟迟不回来,就代表还有回来的可能。”说着,他竟笑了:“这些年过来我越来越狠,没想到在这件事上,比起手起刀落的痛快,我反倒懦弱到依赖起日复一日的逃避。”


悠悠蝉鸣之夏,他等到了从长白雪山之巅回来的人。一切都按部就...

<碎言·集>04



人性过分内化,平日苍白里无辜又自游,像佚名的诗难以追本溯源。分明支配本心规律潜行的步调伦理,照旧被冠冕堂皇的表层所包庇,不费光阴试水就囫囵两空。最终血淋淋的撕裂才算大白了真相,而即使它面目可憎丑态百出,你依然至多叹一句,人性如此,深邃又惊悚。百感交集,才是生存。


最可悲是心智残缺还自视甚高,对于己身之外的他人他物他是他非均无法客观丈量,甚至无法囿于正常情理。不愿自检而自我膨胀,虚荣作祟令满眼皆是功利。沦落到这一地步,还要顶着众议负隅顽抗,逞口舌之快大放厥词,除了自添肮脏并无他果,最终空虚不是罚,永远无法自醒才是。一日三省吾身实是圣人真理。


人间世事,以欲为根。由此撕扯得狼狈...

【瓶邪】闲来问你粥可温

 *迟来的端午纪文


《闲来问你粥可温》


CP/瓶邪

笔/月慕


光阴里的芒刺一扭身间已颠覆,我们都不再数劫难几重,孰是孰非。

岁月再长,而今我也不愿割舍一丝去荒废。何况他。


>>> 


他发来的短信有些微妙,一改以往惜字如金理性克制的风格——“我想等你回来”——简单六个字于他而言已囊括了足够多的感性内容,甚至满得几近溢出。这让我有些惊讶,下一刻又难免心动。


毕竟闷油瓶的情感闸门闭阖过久,我曾数次怀疑有生...

《声嘶》——评 潇以默《失乐园》

《声嘶》


——评 潇以默《失乐园》


“所谓世间,不就是你吗?”——太宰治《人间失格》


不知如何开口第一句,大概深刻的故事总有着叫人如鲠在喉的资本。

完成全篇阅读的事实还不足以成为过去,我就已经能够预想自己在良久以后再次回顾时将会发出的那种慨叹。或许后知后觉,或如当头棒喝,总之是由时间沉淀过后再经细细斟酌品味才会更加深入得出的,由衷赞叹。

我想这并不是夸张。

毕竟真正优秀的作品才经得住时间冲刷。


如今故事结束,像一幕戏落。看客意犹未尽,主角们却已四散离去。到最后出神望着被遗落在舞台上的唯一一抹追光,攥紧的也只剩来不及收藏...

「 爱丽丝梦游仙境 」


By.月

摄于2015/05/04


【瓶邪】七日徘徊

《七日徘徊》


*给我自己二十一岁的生贺


CP/瓶邪

笔/月慕


“只有你和我,

只有你和我,吾爱,

倾听着。”


——聂鲁达


>>> 


数不清是他们被困在这个鬼地方的第几个七天。


最先开始觉醒的是嗅觉,青草与泥土气味带着湿漉的潮气,径直蹿进鼻腔的时候他还来不及睁开双眼。意识尚且混沌一片,听觉就紧接着灵活起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接连在耳畔响起,好像有人来到了他身旁。

当区别于大自然的另一种熟悉味道...

<瓶邪段子·集>07

这次加上了一些耽美原创段子

不加话题标签的默认瓶邪


>>>


感受不到对方的鼻息,他握住他淌血的指尖,手臂用力崩起青筋,依然到不了他身边。温度过低,一切都像极死亡前兆。“张……”呼唤脱口的瞬间黑暗呼啸而来,来不及重温即刻跌入现实。他自梦魇挣扎醒来,浑身冷汗剧烈喘息,面对身旁人的沉默背脊,张口难言,独剩心跳煮沸酸涩苦恋。


年轻时看不清他,总要追着他的步伐摸索他的意味,以为对方不说,便是隐瞒。而后一别多年,岁月摩挲记忆,雪染双鬓的时候已谈不上浪漫与爱情。吴邪却开始恍惚记起曾贯穿他一腔热血的那个眼神,在万籁俱寂的黑夜轻吻他的脸庞。活了这么一辈子,当真叫他明白,何为...

【瓶邪】死亡延展

#瓶邪# #原著梗#


#面对小哥可能的死亡时的吴邪#


#这是一个原著+扩写的超级长段子#


>>>


扯开那边的衣服我一下就看到小哥缩在那堆衣服里的脸,我愣了一下,顿时僵硬住了,那一瞬间,我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我无法描绘我心中的那种空白,此时此刻,言语丧失了它原有的意义,成为无法承载任何感情的干瘪的符号。我苍白地动了动发干的唇,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死了?开玩笑。


真的死了?喂,这是哪门子国际玩笑?


我的手开始不受我自己控制地发起抖来,我看着我的手,发现心中没有任何悲伤,我的意识并没有反应过来,一切都像随着时间的暂停而静止,这...

图cr:Mars_Cynthialm


众人中独你切换世俗,慵懒颓唐百无聊赖,声音割裂平乏的桎梏,偏要用极端深长意味普渡受众。窃窃私语置若罔闻,在流言中游走更笑由本心。再多庸人作说客,依然与音乐独舞不罢休。开口成歌时,何必理会懵懂苍生,毕竟曲高和寡,艺术总要轮回神秘。


华晨宇在音乐风云榜上两首歌的表演意外惊艳,尤其是无字歌。强推,是真正有才华的人,且倍具胆识。觉得真的会是赋予华语乐坛新生命力的歌者。


一首无字歌《癌》其实让我联想到了世界禁曲《黑色星期天》。可以清晰感受到音乐的确有不可轻忽的力量,并非全然是受人支配的身外之物,有时候更可能成为对人绝对支配的不可捉摸的存在。音乐...



摘一页开花的诗篇赠你,好让你栽下来年春风里飘落诗句的花。

下一页
©注水仙境 | Powered by LOFTER